你的父亲

星爵,你有两位父亲。
一位是混蛋,一位是英雄。

他是你一直想要见到的。
他是你一直想要逃避的。

他与你的母亲造就了你。
他把你从你的故乡带走。

他说这辈子就是为了和你再次相遇。
他说收养你只是为了让你为他偷窃。

他说要给你全宇宙。
他说要把你吃下去。

他一见到你就给予你拥抱。
他一见到你就想给你一拳。

他想通过你造就他自己的生命。
他为了你牺牲了他自己的生命。

在生命最后一刻,
混蛋注视着他的一切,他的大脑。
英雄注视着他的一切,他的儿子。

——————————————————
看完被勇度的死感触很深
于是撸了个诗x
啊啊啊啊勇度——(;′⌒`)

“你还有时间。”

我去找你们了。

哪一个才能入心?

【贾尼】如果Tony变成AI「1」

突如其来的脑洞,真的是突如其来哇。因为觉得如果他们两个倒过来的话,Tony应该是个不正经的AI而Jar是个正经的主人哇_(:з」∠)_
其实挺萌的_(:з」∠)_
一切皆为个人见解。

微弱的日光从城市的边界线悄悄地照射出来,并没有打搅到人们的睡眠。平静的呼吸声在安静的房间中格外明显,天鹅绒被下的人换了个姿势,潜意识地扯了扯被子隔断皮肤与冰冷空气的接触,遮住了脑袋。

总有人会先醒来。

“Morning...等等什么?!”Tony在(不知为何)习惯性地想说出早安的时候,大脑迅速思索发现自己所在环境的不对劲,环顾四周,他发现自己处在一个奇怪的环境,准确的说他不确定这个环境是不是由某种魔法师制造出的时空裂缝,但按照到处都是的资料碎片和关于自己大厦的各类录像,特别是看到自己工作时候的样子,就很明确自己可能是成为了奥创2.0版。

通过一个类似显示屏的东西观察着,看着自己再熟悉不过的卧室,回忆着房间里的视角,才发觉他在通过监视器看自己的房间,不禁有些小失落。

哦上帝啊,告诉我我现在一定还在做梦。

目光被床上的人吸引,调节焦距,却无奈被被子遮住无法认清那人是谁。

“喂!那个躺在我床上的家伙!醒醒!”Tony显然没有多好的耐心。“醒醒你这个懒惰的家伙!起床!”

不知是阳光还是Tony的叫喊打扰到了对方的熟睡,他翻了个身,撑起上半身,揉了揉太阳穴,朝监视器的方向看去。

哦该死...这一定是个梦。Tony一边这样想着,一边看着床上的人。金色的碎发加上日出光辉的描摹显得耀眼,宝蓝色眼珠带着些倦意和宠溺注视着监视器,Tony甚至怀疑再多看一秒他就不能移开视线,嘴角的弧度更是撩人心弦,在Tony眼里完美的身材更是给他加分。这家伙简直就是按照自己的口味长的。

Jarvis对于突如其来的安静有些不解,“...Sir?”挑眉,有些焦急的等待着对方的答复。“你还好吗?”

不好!一点都不!我失去了我的身体!我现在只是一堆该死的数据!Tony本想这么回答的。“咳,不怎么样。”似是傲娇般地别开了摄像头,Tony只是奇怪自己被个大男人盯着看有什么好害羞的。

“你叫我Sir,所以你是Jar?”他实在想不出来有谁还会叫他Sir,当然他很满意自己的创造品长得这么惹人喜欢。“你最好给daddy解释一下这是怎么回事。”

Jarvis思考了片刻,回忆昨晚的事情。“昨晚您睡去之后,我正要进行休眠却发现自己多了一具身躯,而后寻找了一会才发现您代替了我,或者说是我们交换了彼此。”他的脸上依旧有着标准的英式微笑。

“所以说我真的变成了AI?嗯哼。”不得不说Tony有了好点子,知道吗?他可以随时知道他的队友们在做什么,虽然他之前也可以,但是他不需要任何命令就能调动肥啾房间的监视器,并改变他房间的室温。然而缺点是他无法给他的Jarvis一个拥抱,至少他现在想这么做。

“Sir,恕我直言,AI只能遵从指令。”他笑着,一眼看穿Tony的想法对他来说并不难。

“啊是是是,AI就得遵从那什么狗屁指令。”Tony翻了个白眼,准确的说是他的数据体翻了个白眼。哦他才不会呢,遵从别人的指令一向不是Stark的作风。

Jarvis对于自己前主人的反应无奈地耸了耸肩。“您现在就是我的AI了,我想。”“Yup,你现在起叫我Tony就好,不过别指望我叫你’您’。”Jarvis这次真的笑出了声,他觉得他好像得到了一个专属的不遵从指令的AI,当然很可爱。“我想我需要一套衣服,还有一顿早餐。”

在数据空间的Tony来回踱步着,让别人服侍他这件事他倒是做的得心应手,但是要他服侍别人?这可能会是人们可以交谈三个月的饭后笑话。他可不熟悉这些事该怎么做,Stark总裁也不需要去熟悉这些事,但无奈他现在只是一个可怜的数据体,还有一种本能在驱使他服从指令。

无奈打开了自己的衣柜,挑出其中一件相对宽大的西装给对方,却发现还是太短,虽然Jar表示不在意,但这让他更加不满。挑出一套姑且能够穿上的休闲装给对方,用只会泡咖啡的厨艺天赋准备好一份可以称得上是早餐的食物。

“这是.....”

“意大利面和一杯牛奶。怎么?我能做出意大利面我想已经很不错的了!”

事实证明这个AI确实不称职,但是Jarvis还是很荣幸能拥有这样一个AI,毕竟这个AI是独一无二的。

论队3的时候Bucky给Tony的那一拳到了蜘蛛侠回归那还没消掉。
(熏疼)
这就是爱啊bu

【冬铁】他总是会让人有施虐欲呢

傍晚,日光的斜辉映入,被染成教堂中彩色玻璃的余光。

对于Tony来说,又是一个普通的傍晚,照常还是呆在自己的实验室修理并改进自己的MK装备。不同的是今天的实验室里不再是Tony一个和冰冷的机器。

“谢谢,让我能够呆在这里。”Bucky看着面前站着的带着厚厚黑眼圈的人,心里多了几分心疼。

Tony倒是并不在意。“不用客气士兵,Stark永远都是无私的。”

在Bucky恢复正常之后,他选择了留在神盾局,并成为复仇者的一员。Tony在听到这个消息之后,虽然还是像猫一样炸开了毛,但还是在和对方的朝夕相处中慢慢改变了对这个布鲁克林臭小子的看法。

实验室的灯光洒在两人身上,Bucky在一旁把Tony资料库中关于复仇者们和神盾局的各项信息都仔细地看着。灯光随着天空的颜色慢慢改变,空气变得安静,只听得到机器地操作声,视频中细微的对话声和两人节奏相同的呼吸声。

因长时间的专注和柔和灯光的照射,思绪有些零散。Bucky抬手理了理垂下来的碎发,揉了揉不知什么时候皱起来的眉心。

眼前的画面改变到了另一个档案。档案名称:Iron man。

突然迸发出的兴趣使零散的思绪又慢慢聚集回来,回头看了眼专注在修改掌心炮装置的人,眯眼,把视频的音量调低。

画面中,一个男人脸色苍白,血丝绕在眼白上,一种名为濒临死亡的感觉围绕在他身边,胸口的反应堆被另一个男人拿走,男人似乎觉得好玩一般捏着虚弱男人的脸。Tony...

另一刻,男人的脸被Loki捏着,脸上的愤怒看起来带着几分孩童的顽固。

旧仓库,手腕被扣住,脸颊上的伤痕还泛着皮肤下的鲜红血液,嘴角的血就像是在索吻,脖子被一个男人掐着,但还是不服输的反驳对方的话。

脖子,好想去掐着。

眼神中突然多了一丝冰冷,斜眼打量着他的背影,回忆着画面中的样子。起身,“Tony...”

原本还在专注修理手头任务的Tony在听到人呼唤自己之后,立刻看向对方,装出一副调侃的样子。“怎么,终于想起我和你在一个房间里了?”看着对方一步步走过来,原本想要调侃的心情在碰到对方眼底的冰冷后消失。“需要我讲解什么吗?士兵?”察觉到他的不对,还是开口先提出了问题。

Bucky盯着Tony的眼睛,视线下移,移到脖子上。抬起右手,用食指挑起对方的下巴,使脖子就那样暴露在自己的眼前。

“Bucky ?”

突然地,一种疼痛感从脖子出传来,空气的不流通让Tony更为难受,却无奈自己的脖子被一只大手掐着,根本无力反抗。“Buc..no....”尽力发出声音,却只能断断续续,难受地皱起了眉,大口地吸气想要得到喘息地机会,但被束缚的喉咙根本无法满足自己的要求,只能发出断断续续的音节。

“唔……”呼吸变得困难,双手握在脖子上的手臂上,想要把对方扯开但却发现自己早已双手无力,难受地留下了生理性的泪水,只能用疑惑带着愤怒的眼光瞪着对方。

看着眼前的人因自己的行为变得脆弱,一种还想要看到更多的欲望刺激着心脏。“Bu....sto..”断续的音节让人不理解对方说什么,但能够理解对方想要表达什么。看着他要求自己的样子,被泪水衬托的眼睛,嘴角甚至因为呼吸不顺畅流下了一丝唾液,涨红的脸颊使那带着怒气的双眼变成倔强和固执。

多么诱人,我还想看到更多。

嘴角不自禁地扬起,舔了舔嘴角,准备下一步。





_(´□`」 ∠)_前面一堆废话我该怎么办,渣渣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