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r_啊哈

【双盾+铁】囚禁我,或者释放我3上

先把第三章上半部分丢出来,下半部分晚上补上!

————————————————

Tony醒来的时候看见的是熟悉的天花板还有角落的红点。

“Dame FUUUU————CK!”

Tony用手住捂脸在床上打了个滚大声咆哮着。美好的一天从睁眼开始,Friday以前总是这么说,现在到好,Tony觉得睁眼是件极其糟糕的事情,在经历过昨天的事后更是这么觉得。要是昨天的事是场噩梦就好了。抬头看向摆在房间中央的桌椅,上面的所有东西已经被清理干净,包括那些粘稠的液体。想到这里Tony打了个寒颤,昨天Rogers带着残暴控制欲的双眼他还记得,他怎么会记错呢。

昨天在结束完那所谓的“检查”后Tony就进入浴缸给自己洗澡,他足足洗了近一个小时——如果他的生物钟和直觉没感觉错的话——他希望那样可以把自己洗干净,也许只是一种精神发泄。

身处在一个密闭的空间里,Tony对时间已经完全没了概念,也许他只睡了几个小时,也许他睡了半天,毕竟昨天他太累了。

Tony来到洗漱台前,有些不习惯地做完洗漱的工作。他不想坐在那把椅子上,一点也不,他恨透那把椅子上。怎么,会把我困在椅子上很了不起吗?想着,他狠狠踹了一脚椅子,然而它一动不动。混蛋。

男人在房间里到处逛着,自从到这里之后还没仔细观察过这个房间,如果想要逃出去,必须非常了解这里。床边是几个书架,上面摆满了书,类似《李尔王》《战争与和平》《巴黎圣母院》什么的世界名著。无聊。整整两个柜子都摆满了类似的书。这么多精神药剂怎么也没见红骷髅去祈祷。书架旁放的是两把沙发,让Tony感到奇怪的是为什么是两把,如果这个房间只有他一个人住的话,不该出现第二把。

两个沙发中间摆了个小茶几,上面有盏灯,可惜Tony研究了它许久也没发现打开它的开关,期间他甚至尝试了声控等方法。大概是远程操控的,那么连爱书的乐趣都没有了,虽然本来就没有乐趣。

无聊至极的Tony坐在沙发上,肚子传出了响亮叫声。自从到这里之后还没吃过东西吧,但是这里又没有冰箱没有厨房,难道说该等人送来么?

“哔——”

“什……?!”

又是一股熟悉的力量将Tony拖向了座椅,脖子像是被人掐住一样难受。半跑半摔地跌坐在了椅子上,原本是面对书架的椅子又转向桌子并向前移了一段距离,恰好与自己的胸口差10厘米,值得欣慰的是这次手脚都没有被束缚住。Tony想着如果下次他跳起来是不是可以直接飞过去了。不,他才不想有下一次。

铁门打开了,不同于昨天的是门口十分暗,半眯着眼准备躲避阳光的Tony觉得有些失望,他不知道这失望从何而来。

门口的男人进来的时候手上断着一个铁盘,铁盘上摆满了东西。这个时候送来的只可能是食物了,毕竟Tony饿坏了,他现在能想到的最合理的就是这个。铁盘放在桌上,男人拉开自己对面的椅子坐下,双腿架在铁盘一边。

“趁热吃吧,别浪费了。”

Tony只觉得对方很眼熟,至少他对他的样子和声音有印象。下巴上的胡渣和眼角的伤疤以及粗糙的声线,名字就在唇边了但他就是想不起来。

放弃思考的Tony看向铁盘,铁盘上摆着用盘子装好的煎蛋、面包和两片吐司,还有一杯——

Tony的视线在被子里的白色液体上来回打量,他拿起杯子凑到鼻尖闻了闻,如果他没搞错的话,这他那是一杯热牛奶。

热牛奶?你肯定是在开玩笑,当我是小学男孩?现磨咖啡是至少的吧。

Tony啧了一声,将杯子往男人的方向推了一段距离示意他拒绝喝这玩意。

男人瞥了眼一眼。“如果你想喝别的,只有朗姆酒,但那是我的。”

Brock Rumlow。

Tony觉得没什么奇怪的,毕竟这里是九头蛇,怎么会遇不到他呢,肯定会遇到的,但没想到他的任务是给我送饭的保姆。

“喝了它。”Brock直起身将牛奶推了回去,又恢复了原来的姿势。“你需要营养。”

Tony也不甘示弱,挑着眉又把牛奶推了回去。你让我喝我就喝?这可是牛奶。

Brock眉头紧皱,压低着声线命令到,“喝。”Brock不耐烦了,他只想Tony利索点解决掉这杯牛奶,营养不足对于Tony来说不是好事情,对于九头蛇接下来要做的事情来说也不是什么好事情。

评论(1)

热度(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