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r_啊哈

【双盾+铁】囚禁我,或者释放我3下


依旧短小_(:з」∠)_我会试着写粗长的!
那么!叉骨爸爸亮相了!
有很多错别字还请见谅_(´ཀ`」 ∠)__

——————————————————————————

Tony对于男人命令的语气还是没有妥协的意向,他挑衅般笑着用手指戳着杯子一角将玻璃杯碰倒,牛奶一下子倾泻在桌面上,甚至滴落在地上。

这招用来激怒Brock来说实在是再好不过了。Brock确实生气了,他的脸色很难看,如果你是他手下的士兵并且对他有一定了解的话,没人敢违背他的命令的,你不想被罚半夜起来拖着自己的被子跑上几千米,那真是糟糕透了。但Tony呢,他可不愿意听他的。

“怎么了大猫?帮我去拿杯咖啡怎么样?”Tony双手环胸笑着看他,他知道他肯定会答应的。

Brock有一种想扼住对方喉咙强制把牛奶灌进去的冲动。要不是队长说了不准对他出手……操他的。“把剩下的吃了。”

Tony十分满意地看着起身拿着玻璃杯离开房间的Brock。Tony赢得一分!他在内心给自己小小地欢呼了一下又看向盘子里的东西。一份标准的早餐。他觉得九头蛇就是在剥削他,他饿了好歹有十多个小时他们却就给他吃这个?真是大方。

Tony的选择还是一样,不吃,尽管他现在饿疯了。一方面是因为他不想吃那些,另一方面是他不想向九头蛇妥协,他不愿意接受自己被囚禁了的事实,没人会愿意的,更何况他的自尊心又那么强。

在Tony尝试研究如何从磁铁的控制下脱离的时候Brock回来了,他碰了碰自己的手环就将Tony好不容易和椅背拉开的距离在磁力的作用下拉了回去。

Shit!Tony小声骂着,现在他们算是扯平了,多亏了这把椅子。

Brock把咖啡递到他面前,Tony觉得这杯咖啡是他到这里之后唯一满意的地方,虽然这杯咖啡难喝极了。

“为什么不吃?”很明显Brock问的是盘哦里的东西,他在压着愤怒和强行塞食物的冲动。

Tony不紧不慢地放下玻璃杯用手背蹭了蹭嘴角。“不想吃。”Tony觉得这并不需要他解释,显而易见不是吗?为了惹怒Brock——当然是故意的——为了惹怒他,他还将盘子打翻在一边发出清脆的响声。皮这一下,确实开心。

脖子上突然感受到沉重的压力,是被面前的男人给掐住了。这确实不好受。Tony不自在地咳了几声,手指扯着男人在他的手臂上留下长长短短的红痕。“咳……Brock…”呼吸困难迫使Tony大张着嘴,眼角流出些许生理泪水将眼中的愤怒缓和了几分。

看看这张脸啊。Brock觉得这真是棒极了,他自己都没意识到他望着Tony的脸会饶有兴趣地舔了舔嘴角。

“咳咳……”Tony的脸已经涨红,这让Brock很想啃一口,但他也只是在想要继续收紧掌心的欲望更加强烈之前松开了对男人脖子的控制,Tony软在座椅上大喘着气,期间还发出咳嗽声,他觉得脖子那里火辣辣的发烫。

“操你的…咳咳……”忙着将呼吸缓过来的Tony还不忘发泄一下自己的愤怒,但Brock没有理他,他只是径直离开了房间,头也不回。

铁门在Brock走出的一瞬间就迅速关上了。“为什么不让我继续下去?你知道他需要营养。”得不到发泄的Brock为自己点了跟烟,猛吸了一口又缓缓吐出。

“我说过的,不准动他。”

Tony觉得烦躁极了,他好久没吃东西了而且就他一个人被锁在一个密闭的房间里使他的烦躁感更是扩大了好几倍连桌上仅剩的食物都在刚才连同桌子一起降到了地面以下。那是一个活动门,只是没法手动打开。没过多久被擦拭的干干净净的桌子又从门内升起放好,仿佛什么也没发生。

但是,磁力还没消失,虽然在刚刚升降桌子的时候椅子将他拉远了一段距离,可是在升降完毕后椅子又把他拖到了原位。

不出所料,没过多久铁门就被打开。又有人进来了,是Rogers。

哦上帝啊……

Tony此时此刻,或者说从今往后,他都不想再见到这个宇宙的队长了。他讨厌他,他从来没如此讨厌过一个人。

一样是一个铁盘,但这次铁盘上摆着的是一碗牛肉乱炖,这倒是份量很大,但Tony的自尊心绝对不会让他答应吃这碗东西的,他不想向九头蛇屈服,更不想对这个男人唯命是从,那可不像他。

“吃,或者我会用别的方法喂你。”

Rogers的这句话彻底让Tony打定主意了,但同时他也在好奇他会怎么做。

评论(10)

热度(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