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r_啊哈

【双盾+铁】囚禁我,或者释放我4

今天也是短小的更新……
根本变不成粗长的我在短小的路上越走越远……
有错字的话先提前说一声抱歉!○| ̄|_

————————————————

你知道之前有个外资经营者用他可以控制出资税的老爸来威胁Tony的后果是什么么?他把那个外资企业买下了。就凭Rogers一句“用别的方法喂”他就会害怕么?怎么可能。说实话他在想着要不要试试买下九头蛇。

“吃了它。”Rogers并没有坐在那把椅子上,而是站在Tony身旁,这对于增加威慑力来说非常有效,使Tony竟然冒出了想拿起勺子开始吃的想法。

说真的,他开始心疼Brock了。

Rogers双手环胸指尖敲打着手臂发出轻微的叩击声,在这安静的房间里更显得他气场十足。这让Tony感觉自己是个做错事的坏孩子而他是个管教不听话孩子的严父。这算什么?Howard转世?然而“坏孩子”Tony的态度十分坚决,他学着Rogers的姿势微昂着下巴。他才不会吃呢。Tony就和所有处在叛逆期的青少年一样,对来自父亲的要求充耳不闻,越是责备他,他越是不听话。“我不饿,谢谢。”

Tony认为自己非常有礼貌,就算在脸色十分难看的队长面前也能礼貌拒绝他。

Rogers叹了口气。父亲总会想出许多办法去管教坏孩子。“锁上。”

锁什么?当Tony还在思考的时候,他的手和脚腕就被连着铁链的铁扣控制住并拉回到了座椅上。Not FUCKING again!紧紧拴住Tony的铁链绝不会因为他的坏脾气和胡乱挣扎就会放松一丝一毫,只是在Rogers的命令下越收越紧。

哦上帝啊,这真是太棒了,强制性喂食。

看着不听话的家伙被控制住,Rogers半蹲着用勺子帮他捞了一勺乱炖递到他嘴边。“张嘴。”如果现在在他面前不是板着脸皱着眉低声命令他的队长而是穿着女仆装和蔼可亲的Rogers的话,Tony会考虑要不要吃的。谁都想被穿着女仆装的队长服侍,不是么?任凭汤匙都已经蹭到了Tony的唇边,Tony还是紧咬着唇别过头。

“啧。”坏孩子的态度让严父十分不满,他强行把Tony的脸掰向自己捏住他的两腮迫使他张开嘴并迅速把汤匙里的乱炖塞进去。干净利落的动作让Tony有些应接不暇。反应过来的Tony就要将口中的食物吐出去,但Rogers眼疾手快地立刻捂住了男人的嘴强迫他咽下去。“不准吐出来。”Rogers的声音又凶了几分。

Tony死死盯着他的眼睛,并没有抗拒什么,Rogers也看着他,打算等到他咽下去之后再松手,他看着那双焦糖色的双目,渐渐有些出神,身体不自禁地往前凑了凑。就在他的唇即将贴在自己捂住Tony的手的手背上时他才回过神来,看着依旧盯着自己的男人,慢慢松开了手。

而Tony呢?他得逞了,他怎么会那么听话呢。

在Rogers的手移开的一瞬间他就将口中的乱炖吐在了男人的脸颊上。

“你知道么?这玩意吃起来真是糟糕透了,我想你也该尝尝。”因长时间没有好好呼吸的Tony喘着气,他的嘴角沾着唾液,双唇因汤汁的湿润在昏暗中泛着光泽。

好吧,是你逼我的。Rogers抬手用手背蹭了蹭脸上沾着唾液和汤汁的地方,甩掉汤汁,侧着脸看着Tony。与上次不同的是Rogers的眼中带着疯狂,那是让人从心底感到害怕的威胁。Tony有些后悔,但他还是昂着下巴看着他,他能感受到他的后背开始出冷汗,他害怕这个男人。

Rogers起身擦拭着脸颊。“Brock说你不愿意吃东西…”他端起碗喝了口汤底,凑到椅上男人的面前,大手控住男人的后脑吻了下去,他知道Tony不会服从地张嘴,一手放在对方的脖颈间。Tony后背一凉,之前被Brock掐红的印记还在,那令人窒息的感觉实在让他不敢回忆。

Rogers的拇指在喉结处用力一掐,之前火辣辣的疼痛又被唤起,Tony想张口咳咳嗽,但唇齿间被堵住,只能大张着嘴试图呼吸。Rogers趁空舌连带着汤汁顺进了口腔中,更多的汤汁顺着齿舌间的缝隙流了出去。

Tony晃动着手臂只能发出铁链抨击的声音,他想拍开男人的手臂,但四肢都被控制住根本没有办法。“咳……唔…Roger……”Tony胡乱回吻着,不断咽下混着二人唾液的汤汁。

Rogers看着身下人的泛红的脸,自顾自吻着。齿间一用力咬破了Tony的唇瓣,一下子血腥味充斥在口腔中更让Rogers兴奋了起来。咬破唇瓣的原因不只是他想,而是他注意到了Brock在Tony脖子上留下的掐痕。该死的。

“……唔!”Tony吃痛闷哼一声,原本残留在口中的牛肉汤的味道全被血的味道覆盖。他坐在椅子上渐渐泄了力,任由男人吻着。

Rogers对于Tony顺从的态度十分满意,他不再掐着男人的喉结,只是揽着他的头贪婪地吻着。如果不是他的微型耳机里传出了命令他停止的声音,也许他会继续做下去。

对于队长突然结束这个吻Tony除了感到对上帝的感激之外还有些不可避免的疑惑。但他现在有些缺氧的大脑根本无法思考类似这个该死的混蛋为什么突然停止吻他。

哦拜托,他巴不得他结束那个吻!

“……算你走运,Stark。”男人再一次擦拭嘴巴的唾液,他顺便将Tony嘴角带着血液大喘着气并用十分憎恨的目光瞪着他的表情给记下来,那真的是很美。“把剩下的吃了,它就会放了你。”

男人离开了,房间里又恢复了寂静,但Tony的喘息声似乎被放大了好几倍。

该死的Rogers。

手脚已经脱离了束缚,但脖子上的铁环还是没能离开磁力的控制,看来只有吃完桌上的东西他才能离开这把椅子。要知道混着血液的牛肉乱炖真的称不上美味,甚至难以下口。

况且Tony的直觉告诉他,这事还没完。

评论(4)

热度(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