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r_啊哈

【蝙蝠铁】不老的蝙蝠侠和他的孩子

借用#不老的魔女和她的孩子#这个梗
(其实很早就该写完了拖到了现在(bizui
其实还有一小节等晚上再说吧哈哈哈哈哈哈(buni
错字抱歉!
食用愉快
——————————————

“..这个小家伙是怎么回事。”

Bruce问着身边的阿福,阿福只是耸了耸肩,他也不清楚为什么私人宴会里会出现一个不知道从哪来的小鬼,明明一切都安排的十分完美,一如Mr.Wayne所要求的那样。

“出去,这并不是小孩子该来的地方。”

“……”

男孩并不说话,乱糟糟的棕发表明他肯定制造了些麻烦,而标准的背带裤白衬衫和黑色小领结,至少说明不是什么平民小子。男孩的眼睛是焦糖色的,只是盯着看就有种想要捏他脸的欲望。

Bruce叹了口气。看来是个麻烦的孩子。他蹲下凑近面前一直盯着自己不说话的男孩。抬手拍了拍男孩的脑袋,手在男孩面前反转了一下,原本空无一物的掌心便出现了一颗糖,递给了他。

男孩这时发觉了什么,有些惊讶地接过糖果。

“吃吧,然后回家。”Bruce再次打量这个男孩,然后起身理了理衣服转过身就打算离开。

“我叫Tony,Tony Stark,我可以跟你走吗?”伴随着声音的是从袖子上传来的拉力。男孩扯住Bruce袖子的力气并不大,Bruce轻易就可以甩开,但他却停住了。Tony Stark…?那个男人的孩子么。

“你会魔法,对吗?”男孩的眼里似乎闪着光,这让见惯了冷眼相对的Bruce愣了神。“你是哥谭的魔法师,对吗!”男孩开心极了,这是他自从那件事之后第一次露出笑容。

Bruce看着他思索了一会,最终还是打算拒绝他。“…我只不过会变个糖果而已。”他再次打算离开,但这次男孩扯他衣袖的力气大了许多。

“我跟你走!”男孩笑着,走到他身旁。

Bruce确实应该把他带回去,是那个男人拜托他的,但不是现在。“不行,小鬼你从哪来,就回哪去。”Bruce的声音变得严厉了起来,但男孩并没有感到害怕,反而更加开心了。

“你肯定是那个哥谭的魔法师!我就要跟你走!”他一蹦一跳地绕着Bruce兴奋地打转。

“Tony你…”

“不嘛——我就要和你走!说什么我也不听!”男孩赌气地鼓起腮帮,晃了晃Bruce的手臂,然后像是打定主意一样双手环胸抬头看着面前的男人。“就这么决定了。”

“不行。”Bruce皱着眉,低着头盯着面前的小家伙。

一边的阿福看着两人大眼瞪小眼的场面有些无奈,只好提醒Bruce他们现在必须回家了。

发觉男人就要离开而且还不打算带上自己的Tony有些急了,立刻拽住Bruce的手臂大声哭喊着。“哇——爸爸你要去哪——你忍心丢下我和妈妈吗!”

“你!”Bruce有些恼怒地看着拽着自己的男孩,在他听到宾客们悉悉索索地议论声之后他知道,这家伙赢了。“够了!我会带你走的!”

Tony开心地欢呼着,拽着Bruce的手臂把他拉下来就在他的脸颊上亲了一口,Bruce吃惊地看着他,但他还是摸了摸被亲过的地方看着在自己面前跳来跳去的家伙。

【15】

“喂老人家!”Tony一进门就把书包丢在了客厅的沙发上。他知道反正阿福一会就会整理,再说了那些作业都太简单了他才不想做。接着他就快步走向正在一边享用着小甜饼一边看报的Bruce。

“我今晚要出去。”夺起一块小甜饼就立刻塞进了自己的嘴里的Tony看着头都没抬的Bruce。

“不准。”Bruce还是看着报,并喝了口茶。

意料之内的答复还是让Tony烦躁地皱起眉。“不管你准不准,我会去的。”还没咽下去的饼干碎在他说话的间隙喷得到处都是,觉得口干地Tony一把抢过男人手中的茶杯猛喝了一口再把茶杯放在桌上。

而Bruce皱着眉看着他,明显对他的话很不满意。“不听话就要被禁足,今晚不准出去。”

“啦啦啦我是一个糟老头——”Tony把手指插在自己的耳朵里,嘴里不停念叨着并翻了个白眼跑向了地下车间。

Bruce揉了揉自己的眉心。“Tony!”但Tony早已在男人爆发之前跑进了地下车间把自己锁在里面了,这让Bruce也无可奈何。“唉……阿福,即使他不吃,也记得把晚饭送下去。”

整理茶具的阿福点了点头,拿着茶具便进入了厨房。

一如往常,Tony并没有按时吃阿福为他准备好的晚饭,他才不想吃呢。时针已经接近十二点,年轻人的生活才刚刚开始,Tony从他找到的小路悄悄溜出了韦恩庄园,奔向了喧闹的哥谭市中心。

而Bruce,把这一切都看得清清楚楚。

你以为他会去市中心的酒吧把一晚上时间浪费在酒水里吗?怎么可能呢,或许那是很有吸引力,但找到蝙蝠侠是一件更有吸引力的事,那可是他的童年偶像!

穿上给自己做的飞行靴站在高楼顶部等着男人的出现并胡思乱想着。蝙蝠侠的真面目会是什么样子呢,也许是个老头,毕竟他保卫哥谭市那么多年,但谁知道呢,他将会成为第一个知道蝙蝠侠真面目的人,那多棒啊!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看了眼手表,时间已经接近凌晨三点,原本精神抖擞的Tony也开始打起了哈欠,他开始怀疑今晚蝙蝠侠是不是不会出现了,虽然旷课对他来说没什么,但Bruce老家伙的惩罚他是一点也不想要的。

Tony躺在屋顶的边缘,一条腿架在外面晃荡这,双手交叉垫在脑后以便欣赏夜空。

忽然间,大楼边的小巷里传来了有人争执的声音,Tony直起身爬到边缘看着下面的争吵。这种小事蝙蝠侠又怎么会来呢?就在Tony失望的时候,小巷里的一个男人拿出了枪对着另一个人,泛起正义感的Tony可看不下去。

Tony笑着开启了他的飞行靴稳步落地后用掌心炮对着持枪的男人。“让我们来谈个条件怎么样?现在放下枪我就让警察在抓你的时候不踢你的屁股。”

男人面对这样一个小屁孩的威胁不为所动,反而将枪口对着他,这让原本还有些得意的Tony的脸色十分难看,但他还是向前射了一发掌心炮将男人手中的掌心炮击飞。

“啊哈!”Tony叉着腰看着男人,男人显然是被他惹怒了。

就在男人打算将怀中的小型手榴掏出来的时候愣了愣,又默默收了手,一副我投降的样子将双手举过头顶。

Tony还以为对方是被自己折服了十分喜悦地蹦跶了一下,直到他回头看见站在自己身后的一袭黑衣的家伙。

蝙蝠侠!

投降的男人觉得委屈极了,他还什么都没做呢就被抓个正着,为什么这种小事蝙蝠侠都会出现。

Tony也有这样的疑问,但管他呢!他可是帮蝙蝠侠解决了一个麻烦!二话不说他就抱了上去。

男人将缠着自己的家伙推开,盯着他。“小子,回家去。”

“不然你会怎么样呢?蝙蝠侠先生。”Tony后退了半步,双手环胸挑了挑眉,一副想要得到夸奖的样子看着他。

“我没有这个义务去管你,现在,回家。”

“好吧好吧——我会回家的。”

男人皱了皱眉,他没想到男孩竟然答应得如此之快。果然、没有这么简单…

“我要看到你的真面目。”

“不行。”

“为什么?因为你是蝙蝠侠?”Tony蹙了蹙眉,压着声线学男人说话。哦不,他不会放弃这次机会的。

“……”男人也不理他,挥了挥披风便隐匿在黑夜中消失不见。

“嘿!等等、”

Tony他慌了,他四处寻找着已经消失不见的男人,他甚至跑出了小巷,但仍旧是一无所获。这让Tony失落极了…明明他都见到他了,甚至都碰到了他的披风,却还是赶不上他。

“我、我给你准备了小甜饼…?”

他朝着已经无人的小巷喊着,夜间凉风吹过,除此以外毫无回应。

Tony看着手中的小铁盒,那是他准备了两个晚上的礼物,期间他将各种食材撒的厨房到处都是,但他不管,他依然靠着料理书和网上教学一步步做着,他仔细筛选了剩下几个看得过去的小心包装好,放到了铁盒里。

但他还是没能送出去。

蠢货……

Tony揉了揉有些发酸的眼,将铁盒放在了地上,发动飞行靴拿走楼顶的背包,去往韦恩庄园。

黑夜中的男人打开了铁盒,撕开油纸包装。

“……难吃。”

【25】
“Happy,准备车,我要出去一趟。”

一边打字一边对着全息喊着,Tony累坏了,他结束了公司会议之后还要忙着准备晚上的新闻发布会,关于他的新型电磁军用武器。

办公室的大门被推开,是Pepper。

“Tony,有人找你。”

“没有预约就没有时间。”

“是Mr.Wayne。”

“……不见。”

“可是他已经等了……”

“我说了不见。”

自从那晚碰到蝙蝠侠之后Tony几乎整个高中的深夜都用在高楼小巷中,但对方就好像是在躲着他,再也没出现过,可是哥谭还是被人守护着。

Tony在一次醉酒后和Rhodey的诉苦中他才开窍了。那个家伙就是存心躲着他好让他收手!

当然Rhodey对此表示你这家伙情商怎么这么低。

所以Tony就毫不犹豫地将那个什么哥谭的守护神给抛弃了,专心创办了属于他的公司,这一切都好极了,他甚至搬离了韦恩庄园,在加州的Malibu建造属于他自己的海滨豪宅。

这一切都好极了,他也不想见到Bruce。

可他是你的养父。

但那并不是他自愿的!而且他……

Tony烦躁极了,他推开桌上的文案,稿纸洒落了一地。

Pepper叹了口气,她不是第一次看到Tony这幅样子了。每当提到那个男人的时候,他总会或多或少的变得暴躁起来。

“Tony,你得和他谈谈。”

Tony没有回答,他只是怔怔望着桌面,许久才扯起一个难看的笑容,看着Pepper。

“哦亲爱的你知道我没有那个时间,我还得为了晚上的发布会准备……”

“和他谈谈。”

“……”

“无论你有多不愿意,只要和他谈谈吧。”

“……让他进来。”

Tony觉得无奈极了,这世上没有多少人能够让Tony变得如此被动,幸运的是Pepper就是其中之一。他瘫在座椅上,指尖揉着眉心。

门再次被推开,随着Pepper的离开,进来的是一个肩上披着黑色长外套,里面穿着整洁一套夹克西装的男人,领带打得一丝不苟,还是和那时候一样。

“Tony。”

“Bruce。”

两个人只是互相看着对方。

Bruce很清楚他来这里的目的,他也清楚Tony当初离开韦恩庄园的原因。

“你来做什么?”Tony低着头,又开始处理他那些还未完成的工作。他希望快点结束这个,不论是工作还是谈话。

“只是来和你谈谈。”

“我不知道和一个杀人犯有什么好谈的。”Tony已经把态度放的十分清楚了,从他离开韦恩庄园的那一刻起就是如此,他很感谢男人的抚养,但他也不想再和他有一点关系。

“不是我把你的父亲害死的……”

“可你却也见死不救!”

“……我到这里来的目的并不是来和你争吵这个的。”他叹了口气,Bruce知道最终还是会这样,他只是想把一样东西替Howard交给他。他将那封信放在了Tony的办公桌上,便转身离开了。

并没有如Pepper所说的什么“父子”间的亲情交谈,只是两个路不同谋的男人的对话,简洁明了,却让Tony的胸口被压得喘不过气。

一种莫名的难过黏在Tony身上,让他怎么也甩不掉。

“Happy……一会直接带我去新闻发布会。”

评论(5)

热度(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