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r_啊哈

【惇曹】代嫁那种事

突然想到的梗!赶紧莫名有趣就写了xx
四十分钟速撸产物!
感谢阅读!

那还是曹操一十又九的时候。

人定,万物无声无息,已然是该歇息的时候。

“我一定要这么做吗?!”

“哎呀没办法啦,谁让你好心放走那姑娘呢?”

洞房,花烛,红帐。

原本不过是一场普通的喜宴,新娘出嫁,一切都有条不紊,传统的甜蜜婚嫁。媒妁之言,父母之命,只可惜那二八女子不从。

这可让曹操和夏侯渊犯头疼了,虽说他们和这家人本就没什么干系,顶多也就是过来蹭顿饭祝个词就走的事,奈何二人在来的路上就闯祸了,这次倒不是因为妙才的鲁莽、

“还不是怪你放跑了那女子!”

“我是见她一脸慌忙、想必定有急事,所以才……”

确实,方才在来的路上,妙才和孟德骑马同行,虽说速度不快,但敢直接撞上来的,而且还是个女子,定是有一番要事了。

曹操见她摔倒在地,二话没说立刻下马扶起她,丝毫没些公子哥的气场,事后还被妙才嘲笑“见女懵”。

那女子灰头灰脑的,像是刚从什么地方溜出来,起来拍了拍身上的灰开口就要借马,哽咽着似是要哭出声,当时孟德也顾不上这么多,毕竟一个芳龄二八的女子又能是什么坏人呢?

只是孟德还是留了个心眼,问了她姓名,这姑娘也就应了个字,算是对他的谢意了。

这下可好,到了酒宴,才刚落座,就瞧着宴主四处寻人,一打听,才知拜了天地新娘逃了,正是那女子!

“得了吧‘见女懵’!平时看你读那军书脑袋瓜还挺聪明,怎么这下就不中用了,这下可好,那女子恐怕都到了洛阳了!代替你、做那公子哥呢!”

孟德知道他这是在挖苦自己,但他有什么办法呢?为了安抚那家人只好找人装个样子,可现在身穿嫁衣头顶凤冠面遮红盖头的是自己又不是他!

“你少贫嘴!一会新郎官来了,你直接打晕他,我们好赶紧离开。”曹操叹了口气,至于那女子还有这门婚事,也只能另想他法了。

躲在衣柜中的夏侯渊挪了挪身子,调好了角度,朝外喊着。“你就放心吧,不然还让他与你行那房事不成?”

曹操也不理他,他听见了门外的脚步声,轻咳着示意衣柜中的妙才安静,等待时机。

新郎推门而入,在锁上门后也不再有别的动作,曹操本来以为会进来个醉如烂泥的男子,却不想对方竟然这么安静。

他透过红纱细细打量着那人的轮廓,这怎么……有几分眼熟?

男子顿住了,环顾四周,来回踱了半步,又望向桌上的酒,拿起便饮了几大口,像是在给自己壮胆。

妙才挪着身子,透过缝隙向外瞄着,可惜他的位置只能见着个背影,身着一袭红衣头顶龙冠,步子沉稳毫无醉酒之意,能抵得住十几桌的杯酒之贺而不醉,也是奇了。

妙才和孟德两人连大气都不敢出,就怕被人认出来,可时间一长,夏侯渊已经有些等不下去了,看看坐在床榻上的孟德又看看在孟德面前来回踱步的新郎官,只能干瞪眼。

孟德你倒是给信号啊!

曹操发觉衣柜里的人已经沉不住气了,心中暗暗肺腑自己都不急呢他急什么。

新娘在还未掀开盖头之前是不准抬头的,曹操现在算是明白了,都是因为这凤冠太沉了!勉强才能抬起一些。他盯着眼前的人,只觉越看越像,但转念一想不对啊,那人不是外出有事吗?

又过去了近一盏茶的时间,曹操也有些不耐烦了,刚想打个手势让妙才出来,谁知妙才刚想推开柜门,那人就停了,凑到曹操面前,看着他。

这时曹操才后知后觉、心中擂鼓大作。

等等、我倒要看看这人到底长什么样。

曹操也干脆微微抬头盯着他,就等着他撩开盖头。

曹操不慌了,妙才倒是慌了神。他这是想干什么?假戏做真?!

那男子也不犹豫了,抬手,掀开红纱,清秀的脸庞印入眼帘,红唇清眸白脸,虽不及女子那般妖媚,也有几分淡雅之美。

那男子一下子呆了神,因为他也认出来了,眼前这人……

“曹孟德?!”

“元让?!”

夏侯渊一听不对,赶紧从柜子里钻出来看那人。

“惇哥?!”



“所以说……你把那新郎官打了?”

“是啊,谁让他侮辱我那先生的。”

“那你这身……”

“都打晕了,只能先来装个样子了。”

“惇哥,你这也太不注意了,人家今个大喜之日你又不是不知道。”

“别说我了,你们俩怎么回事。”

“喏,还不是孟德把新娘子给放了。”

“我那是、助人为君子之道!”

“竟瞎说,我怎么不知道君子还冒充新娘?”

“夏侯妙才!”

“哎、够了。这事现在越来越麻烦了。”

“反正你俩都捅娄子,要不干脆演到底得了?”

“……”

“不行!这事还得、哎?夏侯惇你做什么?”

“演戏。妙才你先出去,带上门。”

“好、好、好、”

“哎、喂!夏侯元让!”

评论(2)

热度(47)